昨晚回去"他們那ㄧ家"

帶豚妹回去拜她阿公 是最後一次作忌了

呵!她阿嬤看到公主還會出來抱

呵!她一哭又是~好好好 還你媽媽抱~

真的是~~無言~~

晚上在作法事時

我看都是二伯母在照顧豚妹的ㄟ

真的生女的就有差ㄋㄧ????

今天一早我們一家三口睡不著

拔拔說:那別睡了吧!我們出門了

好吧!反正待在山上的床也超難睡<對於要擠我們三個真的是太小了 睡的很ㄍㄧㄥ>

當然囉!還是要跟阿公說一聲我們要回來了

免的被阿公問候 回來又昧昧號 超難帶的

呵呵!我真的不知該說什麼

豚妹的阿嬤看我們要出門了

又跑來抱抱豚妹

結果

才一抱過手不到一分鐘 豚妹又昧昧號了

真的不知為什麼ㄟ 她是有多討厭她阿嬤呀!!<還是剛睡醒呢>

豬拔拔一直問豚妹幹嘛哭阿

我不敢告訴他原因

怕他媽會覺得丟臉<一上車我就說了>

這樣他媽應該不會想幫我照顧孩子了吧!

反正我也不是很放心 也覺得她超沒耐心的<哼!當初還那麼愛我生>

回來後去銀行辦些事

再去看醫生

我的腳長了一堆不知是蝦咪碗糕的碗糕

醫生幫我做了冷凍治療

夭壽喔! 痛死我ㄌ

還要二個禮拜做一次 我的媽ㄚ 總共要做五次

天ㄚ 我不想去了

痛到穿鞋走路都好痛

可是 醫生說一定要治療好 不然會傳染給北鼻喔!

唉 為了豚妹 我還是得咬緊牙根去做

呵 呵 已經很懶了 我想現在腳痛會更懶的走動了

最近常覺得很累很想睡

我是怎嚜了

我快鼠了嗎?

黑輪媽與豚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